• 【心境随记】如果最终是你,全部真的不晚(一至三)
  • 发布时间:2017-10-17 13:33 | 作者: | 来源: | 浏览:

  • 初夏的和风缓缓吹来,紫藤花下一位身穿白色碎花小裙子的女生在逐渐踱步,口中还不断地操练着“冯文晨,我喜爱你很久了,你情愿当我的男朋友吗?”,说完这句话,女生害臊地低下了头,脸颊发作一丝绯红。

    远处传来一阵短促的脚步声,女生立马收住了方才操练的话,表情微敛,作为什么工作都没有发作的逐渐散着步。

    “好啊,本来你在这里,找你找好辛苦。”王琪琪从远处走过来,一把抱住穿裙子的女生,“哇塞,今日化身为小公举了,啧啧……真是一佳人,我家一欣尽管平常不怎样装扮,可是装扮起来呀,活脱脱就是一佳人啊!”

    叫一欣的女生害臊地低下了头,扯扯了琪琪衣角,“你说什么呀!我都不好意思了。”

    “这是现实嘛!”王琪琪捏了捏白一欣的脸蛋,狡猾地眨了眨眼。

    “你说,我穿这样,会不会太正派吓到他了?”白一欣忧虑地问。

    “当然不会啦,你看校园里遍地都是穿裙子的女生,你仅仅不习惯,哪个男生不喜爱美丽的女生。”王琪琪握了握白一欣的手。

    “琪琪,你说他会承受我的表白吗?”

    “嗯……”王琪琪停了一下,有些犹疑地说道,“一欣,我说句不好听的,我也不是冲击你,仅仅你自己也知道,他对你忽冷忽热的,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喜爱你。若是一个男生喜爱你的话,是会让女生知道他的喜爱,他,我不知道。”

    听到王琪琪的话,白一欣闪着光的目光暗了下去,她知道,琪琪说的是现实,若是他喜爱她的话,怎样狠心回绝她那么屡次,怎样会当着她的面临其他女生好呢?她有时拼命地想与他有某种相同的东西,可是都不及他与其他女生不谋而合的买了相同的帽子或其它相同的工作。种种的全部,成果只能是他不喜爱她,一切的工作都是她的一厢情愿,都是她撰写出来的虚伪梦想,是她在苦苦维护她对他的喜爱。她不确定,她惧怕表白失利后,两人会变成陌生人,再见面是一种为难。

    老友王琪琪在一旁替她鼓劲,“一欣,假定他真的不喜爱你,可是你也纠结了那么久,你为他也做了那么多,你想想,你自己这样患得患失多久了,如果他真的不喜爱你,趁这个时机说清楚,该断仍是得断,他喜爱其他女生,你也能够放下了去寻求另一段豪情,这样对两个人都好。如果他喜爱你,那你之前做的全部都是有意义,两人在一同也是快乐的。所以,一欣,不要想太多好吗?就想着要把自己的心意传给他,让他知道就好了,不论成果是什么,我会一向在你身边的。”王琪琪紧紧握住了白一欣的手。

    “嗯,我会让他知道我的心意的,不论成果怎样样,我都承受。琪琪,谢谢你,谢谢你一向陪在我身边。”白一欣豁然地笑着说完,也紧紧地握住了王琪琪的手。





    白一欣是个安静的女生,平常有空就跟王琪琪一同去图书馆,有时分呆一两个小时,假期没事就呆一整天,偶然外出爬爬山、看看当地的风景名胜。不过,王琪琪是女篮的裁判,便常常被她拉着去看篮球竞赛,看多了,听多了,就懂一点了,遇到精彩的得分点,也会被气氛带动地跳起来。也是由于篮球,白一欣才与冯文晨有了初度的交集。


    夏天蝉鸣的聒噪响彻在校园的林荫小道,“吱吱……”连绵不绝,如同在诉苦气候的酷热。教室里也充满着炽热气氛,每个人不断地拿着扇子“啪啪啪”地扇,顶上的电扇也被调到最大,“扑啦啦”地滚动,一刻不断。

    白一欣急匆匆地冲进教室,最近气候炽热,在床上辗转反侧了良久才睡着,调了闹钟,响了被她按掉后持续睡,由于平常都是王琪琪叫她起床的,王琪琪由于球赛的事前来到教室,因而她也就起晚了。白一欣是跑着过来的,又因气候热而满脸通红,如火如荼的教室正剧烈地讨论着下午球赛的战略,她坐在平常的座位上,周围放着王琪琪的书包加一大堆的竞赛材料,白一欣穷极无聊地翻看着。

    俄然,王琪琪笑嘻嘻地搂住白一欣说,“一欣,下午陪我去看球赛呗,通知你,这场竞赛肯定有亮点,我们班三班跟五班打,怎样样?”

    “五班,前两年持续的全校篮球冠军班级?我们班抽到了五班?”白一欣俄然眼前一亮,饶有兴趣地听着王琪琪持续讲下去。

    “嘻嘻,多亏了本小姐。你看跟五班迎战,班级气氛瞬间高涨起来,怎样样,下午要不要去?”王琪琪快乐地问道。

    “好。”

    “请得了你这尊大佛去看球赛,也算是我的侥幸。”王琪琪巴结道。

    “去你的,我哪有你说的这么大牌,仅仅近年来球赛越来越没有亮点了,打的都是近身战,靠的都是巨大的身躯,真实有实力少得不幸,看这样的球赛还不如看我的书呢!”白一欣有些泄气地答道。

    “这倒也是,放心好了,下午肯定不让你绝望。”

    “嗯。”



    竞赛场上早已摩肩接踵,周围的场所已有其他班级在竞赛了,各班的男女生卖力地在喊,“一班,来一个”,“八班,加油!”……王琪琪拉着白一欣朝本班竞赛场所走去,球员现已开端预备上场了,场外占满了观众,我们都期待着与冠军的竞赛。哨声开端,个球抢先被五班夺去,夺去了三分,三班也不甘示弱,也投进了两分,这场博弈气氛暂时处在平衡状况,场下来,两班份额处在20:11,跟着五班的剧烈攻势,三班开端队形杂乱,不断地被对方找到时机,第二场的竞赛拉距加大40:23。

    三班的气势在不断衰减,中场歇息时,王琪琪曩昔为队员加油,白一欣在一旁看着临边的竞赛,两头在剧烈的抢球,俄然,球被一个队员猛地一拍,刷的一下朝着白一欣的方向飞去,白一欣正好想着其他工作,并没有留意到球的到来,当她看到球往她飞去时,愣愣地站在那,一动不动。在球离她不到五十厘米地间隔,一个身躯站在了她的面前接住了球,“喂,当心点,别打到观众了。”

    说完,就把球扔给了周围的裁判,然后转过头笑着对她说,“没事吧?”

    白一欣看着面前的人,胖胖地身躯给人一种莫名地安心感,肉肉地脸上笑起来分外温暖,心脏俄然莫名地扑通扑通,“没……没事。”白一欣结巴地答道。

    “那你当心点,这时期可是有许多球飞出场外的,看到球过来伸手接住或许走开,不要愣愣地发愣。”男生好意劝说道。

    “嗯,好,我会留意的,谢谢你。”白一欣笑着说。

    “哈哈,没事,我先去竞赛了。”白一欣这才留意到男人穿戴的球服,茅塞顿开。

    “嗯,好。”白一欣看着男人身穿白色球服的背影,衣服反面写着球员姓名,“冯文晨,”白一欣在口中悄悄念道。

    “嘿,你在发什么呆,赶忙过来看冠军竞赛。”王琪琪过来一把搂住白一欣,把她带过本班的赛场。

    “没事,看看其他班的竞赛怎样样。”白一欣泰然自若地答道。

    第三轮追逐赛更剧烈,两头球员不分上下,不过五班不愧是冠军,场上经历多于三班,默契度也高于三班,很快就突破了对方防地。白一欣严重地看着竞赛,俄然一个了解的身影闯进了她的眼眸,“是他!”白一欣指着冯文晨向王琪琪问道,“琪琪,他是哪班的”

    “我的姐!那是我们班的,你两年了竟然不知道!”王琪琪一脸无法地看着白一欣。

    “琪琪,你看我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去兼职,并且我们班集体活动也不多,男女***更是少得不幸,平常都是各忙各的事,哪有什么时机去知道。”白一欣不幸巴巴地解释道。

    “嗯嗯,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不过冯文晨在班上确实蛮安静的,并且在球场是后方护卫,一般不惹人留意。”王琪琪说。

    “后方护卫。”白一欣若有所思地看着冯文晨。后来,到最终那十几分钟中,白一欣的目光一向未脱离过冯文晨。哨声吹响,竞赛完毕,终究比分63:38,五班大赢。一大群女生蜂拥到男生身边,纷繁向他们问好,三班的男生说,“好久没打的这么尽兴了,虽败可是吸取了许多经历。”

    白一欣在人群中搜索着冯文晨的身影,他正欢快地与其他球员议论竞赛的工作,胖胖的脸蛋带着几分落日的气味,甚是调和阳光。她次觉得本来胖子也是能够这么美观的。

    “一欣,”王琪琪把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今日怎样了?老是失神。”

    “哈,没事啦,我们去吃饭吧。”白一欣说完,笑嘻嘻地挽着王琪琪的手臂脱离球场。

    王琪琪一脸茫然地看着白一欣。

    殊不知,在白一欣的目光脱离冯文晨后,冯文晨一向看着她脱离球场,直到其他球员叫他去摄影,他才回收视野。

    当球飞曩昔的时分,他一眼望曩昔看见的是在人群中,她长长的细发被夏风轻轻吹起,傍晚后的阳光敲打在她身上,显得那么柔软,让人无法脱离眼球。那时他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怦怦”地响,声响之大,盖过了球场一切的声响,那时他脑际响了个声响,“我要去维护她”,所以他便冲了上去,挡在她的面前。

    那次是白一欣两年来初度与他沟通,两人虽是同班,却从未有过的交集。仅仅两人的命运一旦穿插,从此便再也拉扯不开。出人意料的英豪,闯进了一个少女的心,从此只其一人。而另一人,也在拼命地恪守自己的许诺,看护她。








    一次外出见习坐车时,因本班人数过多,便把一些人安排在其他班,白一欣跟王琪琪最终才赶到,只剩其他班车最终一排的两个方位了,周围坐着的是冯文晨,白一欣一愣,与王琪琪商议,坐在了靠窗方位,王琪琪则夹在两人中心。半途中,白一欣感到肚子不太舒畅,脸色刷得一下就白了,捂着肚子,皱的眉头紧紧的。王琪琪也是一个马大哈,平常外出门时都会带着一瓶肠胃药给白一欣,昨夜拾掇行李晚了便忘记了,现在这车里都是其他班的人,这……王琪琪在周围忧虑地看着白一欣,俄然,一个淳厚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同学们,你们班有没有人带肠胃药?这有个同学肠胃不舒畅,我们互相关照一下。”

    白一欣回头看向了声响的来历,是他,冯文晨。登时,车厢里炸开了锅,带队教师也拎着医药箱过来,亲热地问好,并拿出了肠胃药递给了白一欣。白一欣吃过药后,过了段时刻,脸色也好多了。

    白一欣回望车厢,车厢里刚刚喧嚷的情形已变为旅途的安静,我们都在听着歌睡觉,如同谁都不想打扰谁,王琪琪看到白一欣好多了之后也闭上眼睛歇息了。白一欣看向冯文晨,肉肉地脸上带着少许稚气,又夹杂着某些老练,两头耳朵上塞着白色的耳机,估量听的是轻音乐,给他脸上添了少许安静的气味,白一欣嘴角扬起了细微的弧度,便也闭上了眼睛歇息。

    回去的路上,白一欣跟王琪琪在车外讨论着从前坐的是哪辆车而站在后边纠结,一个前面车子的后窗俄然翻开,从里边探出了冯文晨的头,向她们招手,“这辆车,这辆车。”两人便立刻跑向车子坐下了。过后,白一欣一向觉得古怪,车后有窗布是看不见后边的人的,并且他怎样会知道她们其时就在车后方,怎样会知道她们不知道上哪辆车。白一欣一向没有问出自己的疑问,到最终她只能任自己去幻想好的成果,“这或许就是心有灵犀吧。”

    一路上无话,抵达校园后,车上的人陆陆续续脱离了,王琪琪还在睡梦中,说着梦话。冯文晨脱离座位后,在走廊里回望了一眼白一欣,两人似约好的似的,目光碰到了一同,冯文晨如同有什么想要说的,可如同在对望的时刻就已懂得对方未说出的言语,几秒后,冯文晨脱离了车厢,随即白一欣跟王琪琪也下车了。


    白一欣很少参与班级活动或社团活动,那天为了学长学姐毕业了,班上为学长学姐举办了一个集会,也是送行会,班长提议全班人一同去吃烧烤,时刻就定在周六下午六点。由于白一欣这班的男生与女生宿舍团聚不是很远,时刻挨近,我们不谋而合地动身,因而大部分女生与男生碰到了一同,就比方白一欣跟冯文晨。

    路上,白一欣与王琪琪说笑,不知说着什么,王琪琪俄然跑向前边去了。白一欣与王琪琪一向走在部队的后边,当王琪琪脱离后,白一欣一向低着头走路,一点点没有看向前方。俄然,她感到周围有一股拉扯力把她牵到左方,白一欣猛地一抬头,茫然地看向身边的男人,“是他,冯文晨他在干嘛?”,白一欣没有问出她的疑问,当走了六七米之后,周围一辆车停在她刚刚走的路线上,如果她一向垂头走路,恐怕会撞到这辆车或许发作其它工作。“他好仔细。”白一欣解除了方才的疑问,也在心里默默地为冯文晨加分,想到这,白一欣脸上露出了笑脸,也不再垂头走路了。

    餐桌上气氛反常火热,香馥馥地烤鱼散发着诱人的气味,男生提议,“我们点几瓶啤酒吧,那么开心的日子。”“好!”餐桌上喝酒的时分,女生在周围不断地起哄,“歌王,唱一个。”

    “歌王”张志宇是三班的麦霸,从前参与过全校的十大歌手竞赛取得第三名,从此在班上到哪里集会都会有他的身影。“今日我 寒夜里看雪飘过,怀着冷却了的心窝漂远方……”雄壮的男音在餐厅里传来,白一欣在笑着看向歌王时,却不断地寻觅冯文晨的身影,“在那。”冯文晨在与朋友打闹喝酒,“他如同喝了许多酒,他没事吧?”白一欣忧虑地想。白一欣地目光不断地往冯文晨那儿瞟,他如同留意到她的目光,一个不经意间,两人的目光碰到了一同。白一欣立马转向其它方向。

    菜逐渐上齐,酒喝得也差不多了,时刻也不早了,学长学姐喝得有些微醺,由其他同学搀着回宿舍了。白一欣在脱离时,刚好冯文晨走在周围,她没忍住,直接问他,“你喝酒了?”

    “嗯,喝了。”

    “那你有没有事?”

    “我没事呀!”

    白一欣点点头,拉着王琪琪脱离了。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